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現在葉雲也終於是明白了,為什麼當初幾位師尊,會要讓他先前往天玄星域,又剷除了路天魂,現在穩定了九煞魔域和九妖星域,再以丹域、九鬼星域和九煞魔域的地理位置,現在就等同於將九玄道域和九元星域徹底的

<

div>有九鬼星域和九煞魔域在,完全的杜絕了九元星域和九玄道域聯盟的可能性,一旦天玄星域以就近原則,先對九玄道域下手,就徹底的成了孤立無援!

  因為天玄宗的崛起,以至於很多方面,都是始料未及的,九妖星域、九鬼星域、九煞魔域的變動,都已經成為了一種大勢,那就是天玄宗一統九極星空!

  葉雲的身邊,靠的最近的,是李蘭詩和上官傲雪,這也說明了他對這兩女的寵愛。

  「傲雪,你放心,到時候,我會讓九玄道祖玄凌付出代價,若是能夠生擒了他,也必然會給你一個交代,交給你來處置。」玄凌乃是老牌的至尊,但從身份地位來說,就是和葉雲的幾位師尊,還有九煞魔尊是一個層次的。

  葉雲心中也沒有底,要是玄凌真的會那麼好對付的話,當初的九煞魔尊,還不早就將他給收拾了。

  「夫君,我只希望你好好的,就足夠了。至於仇恨,儘力而為就好。」上官傲雪是一個非常體貼的人,她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什麼事情,又不該做。

  葉雲點了點頭,將上官傲雪摟在了懷裡,沉吟道:「為了你們,我做任何事情,都會竭盡全力,拼盡所有。既然玄凌讓你險些沒有了性命,我又怎麼可能什麼事都當做沒有發生。我現在拼盡全力,和他都一個兩敗俱傷應該也不是什麼問題,不過……」

  說到這裡,他的眸光犀利了起來,嘴角微微一揚,勾唇一笑,「我想,在到達九玄星的時候,我要將修為再多多提升,要是武極九轉方面,還能有個什麼突破的話,會更好!」  對於眼前這個紅鞋紅襪紅襖子的輕裊女子,此刻在場的所有人都認識,甚至不少人還相當熟悉。

  正是因為如此,才愈發顯得詭異可怕。

  試想,一個三代良善,堪稱五好街坊愛心鄰居,平時連說句重話都會臉紅的樸實姑娘,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怎麼突然間就能像殺雞一樣一掌把農縣尉給拍成血葫蘆呢?

  這農縣尉雖然功夫稀鬆,但畢竟是縣三把手,主管一縣捕盜、治安,相當於縣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換句話說,那也是練過的,平常三五個大漢也近不了身,剛才持刀在流匪之中殺進殺出可是相當威風,怎麼面對這位昨天還在賣豆腐花的伍梅姑娘,卻就像熟透了的柿子,一捏便軟呢?

  秋高氣爽,旭日艷艷,樹上,知了還在沒完沒了地叫囂著。

  但前一刻還覺得燥熱無比的眾人,突然就感到有些冷颼颼的,那種寒意,刺骨,冰心。

  窒息的沉默和寂靜中,伍梅嶄新的紅色繡鞋以一種獨特的節奏,一步步踩踏在厚厚的草甸上,嚓,嚓,嚓……像是一把剔刀在削割著所有人的神經。

  「妖女!白化威在此,安敢傷人?」

  還是白化威最先反應過來,一聲標誌性的張狂怒喝,拍馬,提槍,殺氣騰騰地朝著面色平靜如水的紅衣伍梅衝殺過去。

  伍梅渾若不覺,依然按照自己獨有的節奏和步頻,不緊不慢朝這邊走來。

  神駿的白馬衝刺之下,二人間距離瞬間拉近,到得一丈左右,白化威面沉似水,化繁為簡,撩槍直刺,似要一槍將這個詭異莫名的紅衣妖女捅出個透心涼來。

  銀槍臨身的那一刻,伍梅突然動了,動作極快,也極其詭異,一下就避開了銀槍,從前方側面迎上了疾沖的白馬。

  下一刻,她的那隻殺人的手,準確拍擊在了白馬的左側腦門上。

  嘭,伍梅身軀一震,退了一小步,而那匹極其神駿的白馬,在擦身而過衝出五步之後,突然仰天凄鳴,驟然跪倒,碩大的身軀猶如篩糠一樣顫抖,慘烈的紅色很快從全身各處滲出,漸漸染紅了整個馬身……

  丁保的嘴巴已經完全合不攏了,方才見識過蘇戈的身手后,對於一掌拍死個人這種事還算勉強可以接受,但一掌拍死一匹奔馬,這他媽還是人嗎?

  要知道,烈馬疾沖,重量何止千鈞,這位伍梅姑娘雖然避重就輕,選擇從側面應擊,還退了一小步,但已經完全超乎了丁保的心理接受範圍。

  我去年買了個表,這裡太危險了,老子要回地球!

  可惜的是,今日超乎他心理接受範圍的事,接下來卻是一件接著一件。

  坐騎白馬被擊中,白化威見機得早,在伍梅擦身而過的那一瞬,便已扭身而下,同時雙臂猛發力,九尺銀槍前半段兜了一個碩大的圓弧,直砸身側的伍梅,力道之大,速度之快,震得槍櫻子簌簌作響。

  這一擊變招極快,而且也極巧,就連丁保這種完全不懂槍法的人,也不禁心頭大聲叫好,心道這位胖子百戶怪不得渾身上下都寫滿猖狂,原來還真是有本事的人,他剛才可是親眼見到至少五六個流匪被這麼一砸,整個人直接坍塌,屎尿都流出來了。

  果不其然,白馬跪地泣血的那一刻,這奪命一槍,也重重砸在了伍梅稚嫩的肩膀上。

  槍尖帶著劇烈的旋勁,嗡嗡作響,還未接觸到身體,伍梅肩膀上的紅襖子便炸裂開來,露出白生生的肌膚,隨後,在丁保有些不忍的眼神中,槍尖狠狠砸在了那片雪肌之上。

  不過,隨後什麼事也沒發生,那洶湧剛猛的槍勁遇到那片細膩的柔白,就像泥牛入大海,完全消失不見。

  槍勁過去,肌膚依然很白。

  甚至連血,都沒有流出一滴。

  「我去你奶奶的!什麼怪物!」

  一向猖狂自信的百戶大人也忍不住爆了聲粗口,嚇得連槍尖都不敢要了,振臂斷槍,然後在地上用力一戳,像是奧運會上的撐桿跳選手一樣,一彈幾丈,一直退到丁保和蘇戈這邊才停了下來,呼哧呼哧喘著粗氣,汗如雨下。

  噗通。噗通。

  不知道是誰先帶的頭,活下來的那些衙役兵丁,白化威帶來的正規騎兵,包括丁保身後的學生和家僕,像是中了瘟疫一般,嘴裡亂七八糟地喊著,呼啦呼啦全跪了下來。

  「天兵神將下凡!」

  「天兵神將附體!」

  「天兵娘娘!」

  ……

  頃刻之間,整個偌大草甸之上,依然站著的僅剩下三人,丁保,蘇戈和白化威。

  蘇戈和白化威自然是因為族規家訓,容不得他們隨便跪人,當然也有個人驕傲和榮耀的因素。

  丁保自不必說,文明社會過來的人,且因為是孤兒,連父母都沒跪過,何況他人?

  至於天兵神將的傳說,什麼刀槍不入金甲護體的,他來這裡后也聽說過一些,但對這種封建迷信的東西自然是嗤之以鼻,所以儘管此刻對於眼前發生在伍梅身上的詭異狀況他完全無法解釋,但心裡依然堅信一條:

  世間狗屁的鬼神?所謂鬼神,一定是在裝神弄鬼!

  實際上,沒有虔誠跪伏高聲唱諾還有三人,除了父親身死暈厥過去的農文棟,丁保那位古怪的女弟子和身邊老僕也只是低調地蹲了下去,小姑娘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反淡定常態,狠狠捏著小拳頭激動得渾身都在哆嗦,卻被她身邊的那位老僕死死摁住……

  紅衣伍梅並沒有因為這些人五體投地虔誠跪伏而停止前行,嚓,嚓,嚓,依然是那個不徐不疾的樣子,依然目標明確,似乎冥冥之中有一條無形的線在指引著她,一定要到達某個地方,或者,尋到某個人。

  而在她前行的這條路線上,一切阻攔,都必須強悍而又無情地擊毀跨越,哪怕你跪在地上,虔誠馴服得像一條老狗。

  前行中,她面容平和澹靜,古井不波,只是兩隻手不徐不疾地交替伸出,輕撫著眾人的天靈蓋,跪在她前行路線兩側之人便都像之前農縣尉那樣,毫無反抗,嘭嘭嘭嘭,炒豆子一般,一個接一個地血霧爆體而亡。

  丁保看得眼都紅了,跳腳大罵道:「混蛋,都他媽傻了!不想死的,趕緊給老子爬起來,要麼大家一起上嫩死她,要麼就趕緊逃,傻跪在這裡等著人家給你超生啊?依我看,大家還是別逃了,團結就是力量,大傢伙一擁而上,上,上……」

  忽然就說不下去了,因為得他醍醐灌頂,嘩啦一下,前邊那些跪著的人連蹦帶跳哭爹喊娘地全逃沒影了。

  蘇戈神情怪異地望著他,紅唇輕抿,明晃晃的大眼睛里,說不上是佩服,欣賞,還是愕然。

  白化威先是一愣,繼而放聲大笑,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笑過之後,直接朝他伸出大拇指來,欣賞之意顯露無異,「探花老弟,早看你不是池中之物,團結就是力量,哈哈,說得好!了得!」

  說完之後,自背上取出一個貼身布囊,鄭重解開,露出一截亮錚錚的銀槍槍頭。

  槍櫻子,血紅如火。

  蘇戈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我是不是眼花了,姓白的你不逃命,居然連碧血洗銀槍的槍頭都拿出來了?你們白家不是一向貪生怕死,只會以多欺少仗勢欺人嗎?」

  「黃金八姓,皆有榮耀,這世上一腔勇烈敢為民爭命的,可不只有你們鐵血藍軍!令兄慕豪的事,白家很抱歉!」

  白化威說話時也不看她,將槍頭裝上,眼睛直直盯著前方越走越近的紅衣伍梅,蓬勃戰意洶湧而起,暮地大喝一聲,身影與槍影合二為一,像是一隻肥碩的巨蟒,殺氣騰騰地卷向紅衣伍梅。

  「書獃子,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帶這些孩童離開,莫要讓我和這姓白的死不瞑目。」<br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