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一個小黑鬍子,一副年輕模樣的修士這才開口說道:「卻是沒有那麼簡單,甚至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兇手,到底是誰,他到底又有怎樣的目的,那個種族,又是什麼種族,現在在心裡呀!都是一團麻呀!」這個人的

<

div>四象閉著雙眼,同樣嘆口氣說道:「是呀!異魔,也真的是夠可惡了,最後還將消息給傳了出去,我們現在,唯一所知道的消息,應該就是那兩個魔族了吧!用聖潔源去封印他們,會給他們帶來不小的創傷呀!就希望他們能夠識相,告訴我們想要的事情呀!」

  他們都是想要知道,到底他們是受了怎樣的指示,才會來到他們的軍營當中,來尋找什麼,到底有沒有找到,所有的秘密,都在那信息當中了,都想要知道,但是還是需要前往尋找這些事情。

  過了好一會,蕭然也是感覺身體一燥熱,猛然醒了過來,看著周圍的一切,向秘境當中問道:「我剛剛都在做什麼事情,為什麼,我感覺現在,身體,會這麼燥熱,發生了什麼?」蕭然只知道剛剛他還在恢復著身體,可這一會,他就已經醒了過來。

  此刻,困也都是沒有辦法解答,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抱歉,蕭然,這一次的問題,我真的沒有辦法幫到你,或許是因為你自己的緣故,也或者是因為你們種族的原意吧!」蕭然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沒有人能夠解答他的疑惑,不過那短暫的痛楚已經消失了,他就在想,是不是就是因為自己神族血脈的事情,還是說,血脈,開始覺醒了。

  沒有辦法解答這些,蕭然也都是起身,在軍營當中走動,看著那一個個精銳的士兵巡邏,蕭然就在想,曾經他的身體,去當一個兵,也不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但是為什麼,最後他選擇了修鍊,不過到了現在也都沒有什麼說的了。

  不一會,逍遙看到了蕭然,跑過來問道:「怎麼樣,身體還好吧!要是你要找你師傅的話,就去帥營吧!他們現在應該還在開會吧!」蕭然點了頭,一個閃身間,消失在了逍遙面前,逍遙暗道:「這就是實力差嗎?」

  蕭然在帥營前也都沒有停身,直接走了進去,也都沒有任何人阻攔,看到蕭然到來,四象笑了笑,道:「怎麼,醒了,感覺怎麼樣?」

  「多謝師傅關心,徒兒並沒有什麼大事,不過我想,這一次,可以好好準備一下了,大戰即將到來......」(未完待續。)  第375章審異魔

  孟壩看著蕭然,眉頭都是緊皺,叫道:「黃毛小兒,這裡也是你應該胡言亂語的地方嗎?而且你私闖帥營,本就是死罪,而且還聽了我們議事,你說吧!你到底要有多大的懲罰,想來就不需要我繼續說下去了吧!」蕭然撇著眼,看了他一眼后,切了一聲。

  這很顯然,孟壩,蕭然並沒有放在眼裡,或者說是這這裡的每一個人,除了自己的師傅和六絕二人,他都沒有完全的放在眼中,他們的迂腐,換來的永遠都是劫難,而如今,更是如此,聽過孟壩的話后,四象都是眉頭一皺,孟壩這樣說自己的弟子,也就等同於打自己的臉了。

  冷冷的看著孟壩,喝道:「你是想要說我教徒無妨還是說我這個帥,做的有點不稱職呀!要不要換你來吧!蕭然乃我弟子,豈容你等去教訓,做好你們本分的事情就好了,另外,昨夜的突襲,還是我的弟子,第一個到的,攔截了大部分異魔,不過靈力始終有限......」說道這裡,他不再開口了,而是看著蕭然,搖了搖頭,蕭然的修為進步,自然是快,但還是太弱。

  孟壩聽到了四象的話,心中就打起的唐突,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蕭然,既然會是他的弟子,那麼就是他想要找事情,也不可能再來找蕭然的事情了,於是,連忙告退,看到他離開,四象又接著說道:「如今大陸動蕩,一些真仙修士卻紋絲不動,所以,保衛三千路的重擔,就留在我們身上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一定要護我道平安。」眾將領都是呼喊一聲是,足以表明,四象在軍中,還是有些能力的。

  眾將士離去之後,四象才去泡了一壺茶,看著蕭然,問道:「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不知道我們還在議事嗎?今天孟壩的那個巴掌,可是被拍的真響了。」喝了一口茶,蕭然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我感覺的很清楚,我的身體,可能是出現了一些狀況,不過現在已經被壓制下來了。」剛聽到身體有狀況,四象就已經起身了,但是聽到後面一句話后,就又坐了下去。

  那口中一嘆,接著說著:「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呀!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來這裡還有什麼事情那!」四象根本就不會相信,蕭然會沒有事情才來找自己的,要是那樣的話,簡直就不是曾經他所認識的那一個蕭然了。

  蕭然看著四象,面帶著微笑,接著說道:「師傅,我想要的,就只有那兩個異族,我會花上大量的時間去查,去找,去審問他們到底有什麼樣的計劃,我與你同樣,都有一種感覺,他們的到來,絕對不是一個偶然,對吧!我會用上所有的手段,去尋找我們所需要的信息。」

  四象現在開始猶豫了,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交給蕭然,畢竟這是關於三千路的大事,萬一一步錯了的話,之後的所有計劃,都要可能這麼一個小小的錯誤,全盤計劃,都需要改變,但是要是不交給蕭然的話,又顯得自己對於教出來的徒弟並不是很滿意,於是多嘴的問了一句道:「你確定要接受嗎?」蕭然想都沒有想的點了頭。

  最後,在百般無奈之下,四象武帝答應了蕭然的讓他接手這一件事情,隨後,蕭然便離開了帥營,在一士兵的領導之下,看到了兩個異魔,蕭然右手放在臉上,嘆了一口氣,暗道:「就憑你們這樣,還想要詢問除一個因為所以然來,真的是把異魔想的太簡單了一點吧!」看著兩個異魔,蕭然巴結了一下眼,直接走進了保護層中。

  這就是四象武帝所說的用聖潔鑄造的靈陣了,看上去,與其他的靈力也沒有什麼兩樣,然而這眼前的兩個異魔,都不敢向前靠近,蕭然似乎是知道了什麼,看著他們,開口說道:「你們,現在是不是感覺特別的難受,想要擺脫這樣的痛苦,條件很簡單的,就是我做事情,你們看怎麼樣。」

  兩異魔對視了一眼,繼續開口說道:「你的實力很強,但是,蕭然我們幫你做事情,你還真的不夠格累,就是我等身死在這裡,被這裡的氣息進化,也絕對不可能成為你的下屬,背叛我大陸的事情。」

  蕭然聽了,也是點了點頭,笑道:「其實吧!要是我們的三千路中人,有向你們這樣寧死不屈的修士多一點的話,我三千路,也不至於每一次都會被滅道了,不過這一次,有點不同了,因為有我蕭然在,無論是誰,都別想踏入我故土半步。」

  「呦呦呦,看看,看看,這是怎麼了,剛剛不是還挺正氣的嗎?現在,怎麼了,怎麼了,成了這服蒼白的模樣了,告訴你們吧!我也不是不知道,你們異魔,很難在我三千路生存,你們想要生存,就需要有死氣轉化來的魔氣,然而在三千路,這種氣息也極為稀少,只有那些一直流散在三千路的魔族,尋找到了一些,而那些已經死了魔族,則是在死亡的路上,成就了這樣一個小行的魔氣,以至於我等無法察覺。」

  「然而在這樣的氣息之下,你們沒有課可能去吸收魔氣,而且身體當中的魔氣也都會被吸收出來,被凈化為這裡的空氣,造成你們身體上的創傷。」

  兩個異魔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從容了,能夠知道這些事情,就足以說明,眼前的這個少年,絕對沒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而且還知道魔族華為魔氣的事情,根本就不是這個時代所有的,那都是存在在上古事情的東西了,而且就算是魔族的古籍當中,都少有記載。

  他們神色異常的看著蕭然,自然蕭然不可能會知道這麼多的事情,但是還有人知道呀!所有的超靈獸,幾乎都是來自遠古,這些事情,他們不可能會不知道的,這一切的一切,也都是困他們告訴蕭然的,為的就是給他們心裡壓抑......(未完待續。)  第376章蕭山的消息

  又是短暫的交談了兩句,蕭然便離開了,在離開的時候,對著那個獄卒說道:「想盡一切辦法,把他們兩個給我分開,我就不相信了,憑他們,還敢和我斗,我要讓他們好看,和我玩,到底會有怎樣的下場,曾經所發生的事情,絕對不容許再次發生。」聽過蕭然的話后,那獄卒都是渾身打了一個寒蟬,他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將領是誰,但是在他身上,所帶有的殺氣,遠遠超過了許多他所見到的將領。

  於是獄卒趕忙的答應了蕭然的話,又是問道:「將軍,不知道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吩咐的嗎?有的話,我一定會盡全力去幫忙的。」蕭然仔細想了想,獄卒看著他那沉思的模樣,也沒有去叫他,一刻過後,蕭然才想清楚了一些事情,接著說道:「幹事機靈點,別讓那兩個人看出什麼馬腳,知道嗎?這可是關乎到今後的,機靈的知道了嗎?」很快便是看到了那獄卒點頭,蕭然這才離去。

  在路上,蕭然就在想,要是真的問出了什麼事情的話,要不要向上面報告,畢竟上面的人,就是自己的師傅,在這短短一小時的時間,就已經給兩個異魔帶來了心裡的打擊,至於下面的幾天當中,蕭然會分別向這兩個人打探消息,畢竟如今他們已經分開了,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串通了。

  睡了一天之後,夜晚,蕭然感覺有點餓了,便到廚房找點吃的,卻是沒有想到,醉翁兩人也在那裡,醉翁說道:「這兩天,真的快要憋壞了,酒不能喝,肉那還不能夠大塊的吃,還是在外面的日子自在呀!軍紀那東西,真的是快要讓人死了。」

  很顯然,醉翁病沒有看到蕭然到來,於是乎,蕭然走到醉翁身後,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肩上,開口說道:「誰讓你在這裡的喝酒的。」那一下,嚇的醉翁蹦了起來,那酒壺轉眼便消失了,但當他磚頭的時候,看到的既然是蕭然,這才嘆了一口氣,拍著胸膛,說道:「蕭兄,你是要嚇死我呀!不知道你兄弟我心臟不好嗎?」

  「心臟不好,就少喝的酒,怎麼,也都是餓了呀!」蕭然以為只有他自己餓,沒有想到,現在,有多了兩個,剛好,可以開一桌。

  「那可不是麻!我給你說,在這裡,喝酒不能喝,就事我們這些地線吃飯,都是成了一個問題,你看哈!就這個酒吧!你看看,就我們這些地線修士,十天半個月的才會餓上這一會,你說說,這一回還不讓吃吧!看看是什麼里。」醉翁不免的有些發牢騷了,可以說醉翁他可是每天都在不停的喝酒,而那酒也都是存有大量靈力的,理應修為有所長進才對,然而此刻,在他身上,真的是沒有看出來。

  果不其然,他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