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有平民用自己風吹日晒辛辛苦苦賺下的錢曲著身體討好般的用顫抖雙手遞到執法廳貴族們的手裡才保得一時平安。

<

div>一名貴族來到銀的面前不屑的看了看穿著一身破舊外套被連在衣服的帽子遮住面孔的銀哼了一聲飛起一腳想要把木桶踢飛這時候身邊一個人隊友攔下了他打開木桶看了看兩個人臉都露出欣喜的笑容。

  他們相視一笑然後提起木桶轉身便打算走。

  「付錢。」

  這時候身後傳來一個平淡卻清晰的聲音。

  兩個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待到他們確定了這句話來自於這個不起眼的平民方才露出一副兇狠的模樣。

  「小子你以為在和誰說話睜開你的狗眼看一看大爺是誰。」

  「付錢。」

  銀像是沒有聽到一般重複著說道。

  「不識抬舉。」

  一個貴族耐不住火氣手裡霎時多了一把劍揚起手劍直指向銀停在他的咽喉處。

  沉默了幾秒周圍平民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旁邊的大娘小聲在一邊勸著銀說道:「孩子少說一句吧隨他們吧!」

  見到銀不再說話貴族們哈哈大笑惡狠狠的警告了他一句然後招呼著隊友一起離開。

  這時銀緩緩的站起身像是睡醒般舒服的伸了個懶腰揚起的臉露出狹長的雙眼迸射出冰冷的寒意他緩緩的邁出腳步身邊為他擔心的漁民大娘剛剛舒了口氣馬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銀走在執法隊的後面提著木桶的貴族剛剛發現身後有人轉過身還沒看清人便感覺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夾雜著說不清是灼燒還是冰冷的感覺。

  發現異常的貴族們回過頭都詫異的呆在那裡。

  只見那個不起眼的漁民小子身洋溢著無法形容的氣勢那強大的聖血能力前所未見手裡握著一把冰刃穿透了隊友的心臟木桶脫手落在地海水撒了一地和鮮血混雜一起鮮美的魚還在歡騰的跳著紅色沾染在金色的鱗片。

  銀拔出冰刃面前的貴族一聲痛哼嘴裡湧出一口鮮血癱軟在地抽搐了幾下便不再動。

  「你……你……你是貴族?」一個人結結巴巴的問道。

  「不我只是一個平民比你們強的平民。」銀漫不經心的說道看了看沾滿鮮血的冰刃皺了皺眉扔到一邊。

  身後的一名貴族反應過來掌心豁然出現一把三叉戟想要飛身衝來隨即被前面稍微年長的貴族攔住。

  銀像是沒有看到一般彎下身子把只剩下不多海水的木桶浮起來然後把魚一條條抓住塞進去直起身走到執法隊面前人群一陣騷亂。

  「他的紋章足夠了。」銀提起木桶遞過去。

  沒有人動就像遞過來的是死亡的召喚銀耐心的等待著過了許久稍微年長的貴族謹慎盯著銀小心翼翼伸手接過來。

  銀從地的屍體拿出一袋錢袋跨過去走到大娘的面前塞到她的手裡那是她接連兩天兩夜不睡不休才攢夠的錢握著那錢袋她的手劇烈的顫抖著。

  銀邁著休閑的步子離開了集市身形融進斜陽似血的餘暉中。  ?「這件戰袍為什麼在你手?「彌井月開口問道聲音漂在空氣中不輕不重的落在心頭語氣卻異常認真夾雜著一絲不容抗拒的氣勢。

  雲霧坐在椅子用鼻子哼一聲一臉不屑的表情

  「轟。」

  彌井月只感覺氣流劃過空氣在耳邊一陣轟鳴旁邊的一把實木椅子霎時四分五裂雲霧愣了一下看著地面騰起的灰塵然後轉臉惡狠狠的看向靈韻。

  「我不希望下一次術會落在你這張還算不錯的臉但是不代表我不會這樣做。」

  雲霧聽著靈韻認真的口吻迎著她冰冷的視線沒有看出任何內容。

  「意下如何?」過了會靈韻微微彎頭做出詢問狀。

  「奉勸你們一句對我客氣一點不然你們永遠無法找到他。。「

  聽到了雲霧的話靈韻和彌井月臉色一變。齊聲問道。

  「你怎麼知道他還活著?「

  雲霧嘲笑一般看著面前突然緊張起來的二人。

  「快說不然我發誓我會殺掉你。「靈韻皺起眉眼中的冰冷又添加了幾分雲霧迎著她的視線揚起下巴毫不退縮。

  「好我們先放開你..「站在一邊的彌井月突然開口。

  「我無法相信她這個丫頭詭計多端。「靈韻盯著雲霧冷冷的說道。

  「可是我們的時間並不多也許再拖延下去他就真的死了。「彌井月冷靜的說道。

  靈韻張了張嘴可是腦袋裡面一片空白一句話也沒說出。

  彌井月一揮手隨著掌心的一道白光閃耀雲霧身的繩子應聲而斷她坐在椅子並沒有站起身揉了揉發麻的手臂。

  彌井月和靈韻也一聲不吭站著望著她靈韻努力壓抑著自己幾欲焦躁的情緒。

  「那天在沙之王城我親眼看到了那一切的發生。「

  雲霧垂著頭緩緩的開口聲音低沉一一句講訴著眼前又浮現出那天畫面幻爵的身影無助悲傷的跪伏在戰場湧出大口的鮮血。

  「我聽說王城要有戰鬥可是和以往不同每個人的口風都異常的緊所以我並不知道父親的目標竟然是他當時我也以為他死了天羅術下屍骨無存可是接下來我一個人躲在樹林里……「說道這裡雲霧聽了下她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那天是躲在那裡哭泣便接著說下去:」我看到了兩個人兩個陌生人年輕強大一個人背的人正是幻爵他們在躲避沙之王城的巡邏然後逃出去是我告訴了他們安全的路線所以他們應該平安了。「

  「救下他的人是誰?「聽到這裡兩個人都露出迫切的眼神同時前一步彌井月連忙問道。

  」我不知道!「

  短短的一句話就讓兩個人的心情澆了一盆冷水。。

  「咯咯「

  看到兩個人灰頭土臉的樣子云霧不禁笑出聲音來。

  「我的確不認識那兩個人不過本小姐可沒那麼容易打發。「雲霧說著話撕開背包的夾層一張圖紙赫然出現在那裡。她發動聖血能力光芒在面晃過圖紙跳躍的白色光芒形成一個紋章她得意的說道:」其中一個穿著戰袍的男子在警戒我的時候我無意間看到的。「

  彌井月和靈韻不禁面露喜色前一步按住圖紙開始查看紋章。

  那個紋章繁瑣且繁華宿命也是非同尋常的兇險片刻之後才發現隱藏在其中的眼是個血

  當彌井月拿起圖紙兩個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臉彌井月愣了好久突然臉的表情有些慌亂。。

  「怎麼了?這個紋章……你認識?」

  彌井月點了點頭。兩個人不約而同鬆了口氣可是彌井月臉的表情讓她們的神經一直保持緊繃狀態。

  過了一會彌井月深深的呼吸表情凝重看了看她們說道。

  「這個紋章來自於七殺王城。」

  靈韻和雲霧的瞳孔同時收縮空氣里的空氣霎時變得詭異起來。

  城堡外面的王城巡邏的護衛隊聖戰士穿著戰袍握著鋒利或是體型巨大的武器走來走去金色映照在他們一臉無畏滿是英氣的臉。

  長廊響起了腳步聲不緊不慢一步步向著長廊盡頭莫烈所在的聖堂。

  新羅和紫雨聽到聲音臉都是一愣這條長廊平時連護衛都不會踏入以免打擾到喜歡安靜的王。他們轉過臉臉的表情從疑惑變成詫異。

  那張英俊且毫無表情的臉籠罩在一層殺氣的寒冷中輕輕掠過視線未曾偏離分毫他健壯的後背微飄的白色長袍赫然印著一個圖騰專屬戰神的圖騰縈繞著肅殺之氣。

  直到雷池推開門身影消失在視線中紫雨才喃喃的開口說道:「那……真的是戰神?」

  新羅沒有回答但是從他的表情已經得到了答案。

  空氣沉寂了好久就好像從未有誰來過。

  聖突然堂內巨大的轟鳴聲伴隨著石柱和實木桌破碎斷裂的聲音。

  兩股強大聖血能力的碰撞氣流在空氣里發出嘶嘶的聲響新羅和紫雨連忙衝進聖堂只見兩個人挺身側立拳頭撞在一起各自暗自用力發動的聖血能力像是無底深淵般盤旋樹木桌椅不時坍塌化作木屑飛散。

  莫烈大人一臉的笑容盯著面前正在對峙的雷池。

  「戰神大人今天還沒有吃飯吧?怎麼一點力氣都沒有。」

  「烈神大人不錯不錯多年未見想要和以前一樣打倒你看來得需要認真一點了。」

  「那我們就別再婆婆媽媽了。」

  「正有此意。」

  聖血能力像是無處可藏一般奔涌而出肆意流竄會議用的石桌霎時裂開幾道縫隙轟然破碎新羅師徒二人連忙躲避。

  兩個人看著凌亂不堪的聖堂石化了幾秒鐘後退出去關門順便阻止了聞風趕來一臉戒備準備破門而入的護衛隊

  半個小時后。

  雷池和莫烈都不顧神級的威嚴像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