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來人除去那個帶自己來的丫鬟,一共七人。六名護衛和一名十三四歲的少年。七人的修為都比自己強上不少,初步判斷都在結元期以上左右。不過幾人身上並沒有森林之外遇到的陸家護衛身上的那種森嚴氣勢,這讓程不

<

div>程不凡腦中急轉。看幾人jing氣神並非是陸家jing銳,甚至比嚴家jing銳都差了不少,估計也就惡仆的程度。不像是陸家要對付自己,到像是單個人的一些針對行動。

  打眼看到那個被稱為表少爺的十幾歲少年,面上略帶怨恨的神sè。程不凡突然想起昨天與陸小小分開時那一個沙啞的表妹聲,似乎明白了這一切的緣由。

  程不凡很清楚這裡是陸家。相比這個表少爺來,自己這個外人的分量算不上什麼。如果把事情鬧大,吃虧的一定是自己。另外也不想暴露寒冰的存在,抱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心態,先安撫住眼前少年再說。

  臉上一個笑容暫放,立刻客氣的說道:「這位表少爺,既然你安排人把我叫來此處,相信肯定是有什麼話要說。如今我人已經到這裡,你就直說,我這個人很好說話的~~~!」

  少年叫寒丞,是陸小小舅舅的兒子。三年前就喜歡上了陸小小,加之陸家的權勢和地位。此事得到了父母的一致肯定,便把少年直接送到了陸家寄宿。

  一晃三年,陸小小始終不太愛搭理這個表哥。這讓心智漸漸成熟起來寒丞十分懊惱,可偏偏自己也不敢動強。只得百般遷就,萬分忍讓,有空沒空就找機會和陸小小賴在一起。

  看著越來越不待見自己的陸小小,寒丞心裡是越來越不是滋味。

  昨天聽聞陸小小出走,滿心歡喜感覺這是個表現自己的機會,準備一番就打算和下人一起出去尋找。不管找到找不到,自己都能在陸家獲得不錯的印象。自家在將來向陸家提親的時候阻力也可以小一些。

  可準備半天,人還沒有出發,就得知了陸小小的安全歸來。而且還帶來一個小野人。原本沒怎麼介意,可後來聽聞下人說,這個小野人長的那叫一個俊,粉雕玉琢都不足夠形容。不僅如此,還被陸的當家人,陸震天接見。又帶去了陸家的寶庫,這可是自己從來都沒有過的待遇,

  嫉妒之火大起,天sè早早的便安排人把程不凡騙到了此處。

  寒丞看著程不凡狠狠的威脅道:「小子,我jing告你!陸小小是我的。我勸你離她遠遠的,最好是馬上離開陸家。不然的話?我殺個人還是簡單之極的。」

  程不凡立刻回道:「表少爺說哪裡話呀?第一,我根本就沒打算長久待在陸家。

  第二,我到陸家來只是為了獲取救助陸家小姐的報酬。

  這位表少爺。看你器宇軒昂,神采非凡的俊朗模樣,相信在陸家一定是地位不凡之人。不如這樣,你給我一些報酬。我立刻離開陸家,再也不見陸家小姐,如何?」

  程不凡對陸小小這個黃毛丫頭可是沒絲毫的興趣,對寒丞的威脅根本就沒有任何抵觸。相反,此時的寒丞,在程不凡眼中反而變成了一隻肥羊。自己已經得了陸家的好處,也不介意在走之前,再宰一筆。自己何樂而不為?

  寒丞也沒想到程不凡如此識相,一愣。隨後想到對方已經被自己率領護衛包圍,如此情形到變的本就該如此一般。

  寒丞一副惡狠狠的模樣再次讓程不凡確認,問道:「你可不要騙我?」

  程不凡繼續把寒丞往套里繞:「表少爺如此英明之人,我這麼可能騙的過你呢?不過,我家境一向清貧。好不容易走運救了一次陸家小姐,自然想多討一些好處,這才來了陸家。而且昨天陸老爺答應過,給我整整五百下品元石。」

  程不凡一副沒見過市面的表情和動作,徹底打消了寒丞的戒心。暗念窮鬼,一臉鄙視的對著程不凡說:「我給你一千元石,立刻滾出陸家。」說完吩咐身邊護衛,去自己房間去取元石。

  元石很快拿到,看那沉甸甸的一袋元石,寒丞心中也有些肉痛。那是自己父母前些時ri,讓人給自己送過來讓自己討好陸小小用的。不過想到昨ri陸小小一直陪此人到深夜才回房休息,就乾脆的丟給了程不凡。

  程不凡接過元石,打開袋子。一副吃驚,不敢相信的小民模樣繼續糊弄寒丞道:「少爺實在威武! 蜜婚盛寵:腹黑老公太囂張 多謝,多謝。我給你少爺保證,一會我就去給道別。不,我現在收拾收拾就走,少爺請安排一個人和我同去。」

  寒丞被程不凡誇讚的有些輕飄飄,暗想這小子還真會說話。自己身邊雜就沒這麼讓人舒坦的隨從呢?可惜,如果不是陸小小,自己到可以試著收腹成自己的跟班。

  看著隨同自己護衛漸漸遠去的程不凡,寒丞的一名護衛開口道:「少爺,一千元石是不是太多了?」

  喊丞反問:「多?你是沒見陸小小那小賤人提到這小子時的神情。爹爹多次叮囑,一定要和陸家聯姻。到時加上姑姑在陸家的地位,陸家早晚會是我的。相比整個陸家,這點元石算什麼?」

  程不凡主動要求寒丞安排個人隨同,實際上就是讓寒丞派個人監視自己。自己好歹拿了人家一千元石,不做點表示可不成。交易嘛?自然需要講誠信。

  一路回去的路上,程不凡問身邊的護衛道:「這位大哥,我剛從山裡出來,有很多規矩都不懂。你看剛才表少爺哪裡,我沒說錯,或者做錯什麼?」

  這名護衛雖然實力不算什麼,但因為是貼身保護寒丞的關係。平時一些個丫鬟,僕人也沒少巴結了自己。

  此刻看到程不凡有討好自己的意思,心情格外舒坦的道:「做錯到沒有,寒少爺平時脾氣挺好的。要不是為了陸小姐的事,也不會這麼咄咄逼人~!!」

  這名護衛到是為寒丞正名起來。

  程不凡隨後又誇了一句:「一看少爺就是一位有涵養之人,還這麼大方,」

  看火候差不多了,繼續問道:「我還真沒一次見過這麼多的下品元石。現在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花掉這些元石?請問大哥,我出了這火沃堡,要到何處才能買到好一些的武器和丹藥呢?」

  程不凡既然已經決定離開陸家,此時探聽一下周邊的地域情況是不可免的。另外,程不凡也擔心萬一寒丞後悔了,派人追殺自己。有這一番對話,起碼可以誤導一下對方。

  「哦,這樣呀,你出了火沃堡,一直往東走,大概兩三天的路程,你就能到灰岩城,哪裡有家天品坊,坊中jing品武器不少,在附近很出名。」

  說話間,程不凡就來到了自己所住之處。其實也沒什麼要收拾的,關鍵還是流雲劍。流雲劍可是嚴雪晴送給自己的,紀念意義非常大,不然剛才拿到一千元石就可以直接走了。一千元石,可以買n多把流雲劍這種jing良品質的寶劍。

  沒敢暴露空間戒指的存在。程不凡用桌子之上的檯布打了背囊,把元石放入其中。手提流雲劍就出了房門,對等在門外的那名護衛說:「還要勞煩大哥送我出火沃堡。」  「都是你乾的好事!」回到客棧的時候丁大偉已經恢復了一些,一下馬車劈頭蓋臉的就沖著單漁罵了起來,「你想死別拖著本城主,不知道你自己是個什麼玩意嗎?還敢在朝堂上跟聖上爭辯,頂撞聖上。早知道你是這麼個有膽量的人,當初就是打死本城主,都不會跟你走這一趟。」

  單漁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有之前在宮裡嚇的,也有聽到方才丁大偉的一番話給膈應的。

  當初他可沒有求著丁大偉跟他一起押運百壽石來光陽城,是他自己帶著人急趕晚趕的在他出發前截下了他們,非要一起來光陽城,想給自己討個好處。不過現在好處沒討到,翻到得罪了龍傲天,又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賴在自己身上。

  「你自己掂量吧,這次能不能走出光陽城還得兩說,及早給家裡通個信兒,提早的準備起來,省得到了定罪的那天慌慌張張的準備不好,連個來給你收屍的人都沒有。」丁大偉扶著中年男子的手進了客棧,跟著他的那隊護衛也都走了進去。

  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在宮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聽丁大偉的意思,單漁在朝堂上的時候應該是得罪了龍傲天,這次很有可能就回不去了,圍在單漁身邊的衙役們都慌了神,一個個的都僵直的站在客棧門口,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了。

  「大人。」臨海縣衙門的王捕頭在後面幾人的攛掇下,使勁咽了幾口唾沫卡開了口。「您看,咱們還要在客棧這邊住多長時間?屬下們也好有個估算。」

  雖說之前丁大偉說的好像很嚴重的樣子,可現在他跟單漁都全須全尾的回來了,這錯失估摸著也不會太大,說不準就是丁大偉危言聳聽呢?他們可是知道的,這一路上城主府的人可沒少給他們臉色看,說事的時候也是往狠里說,本是一件小事能讓他們吵吵的天都塌下來的樣子。

  所以在最先的慌張之後,王捕頭他們對於丁大偉剛才說的那番話也都不怎麼太相信,要是單漁真的在朝堂上當著滿朝的文武頂撞了龍傲天,早就被宮裡的禁衛軍給抓起來了,還能在讓他們安安穩穩的回到客棧這邊來?

  「先進去吧。」看了眼在客棧周圍駐足觀看這般情況的百姓,領頭走了進去,他可不想在這裡被人當光景看。

  單漁回到自己的房間后直接把門閂給插上了,誰也不見。底下的衙役們看到這種情況,也知道丁大偉在客棧門口說的那些話八九不離十的是真的,之前被壓下去的恐慌一下子全涌了出來,不安的回到自己屋子,也不知道是要收拾一下行裝好還是在等等看單漁那邊要怎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