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玉老夫人不知其中的事情,自然也沒放在心上,這兩個人關係一向不好,有爭執也是常有的事兒,不過這幾年,連個人連面兒都見不了了,也不該有什麼爭執吧。

<

div>只是玉老夫人病了幾天,雖然現如今清醒了過來,但仍舊還是昏昏沉沉的,也沒精力去考慮別的事情。

  沈卿瞳見玉傾城的樣子,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沒這麼簡單,只是肯定不能告訴外祖母,外祖母這還病著呢。

  沈卿瞳倒是也沉得住氣,此間里還銀吊子上還熱著葯,爐子上熱著粥。

  正好玉老夫人醒了,沈卿瞳也就讓丫鬟先盛了一碗粥,親自去喂玉老夫人。

  玉老夫人喝了小半碗,也就喝不下了。

  喝完了粥,沈卿瞳好歹陪著玉老夫人說了會子話,見玉老夫人神色疲憊了,便服侍著玉老夫人吃了葯,沒多久,玉老夫人又沉沉睡了過去。

  而此刻,沈卿瞳才把玉傾城拉到了東此間,問道,:「傾城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玉傾城滿面愁容,:「這事兒可麻煩了,三叔那邊不知道怎麼的就知道了三嬸娘做的那些事兒,直接去找三嬸娘算賬了,;兩個人還打起來了,三叔把三嬸娘打的很嚴重,我父親母親得了消息就去勸了,三嬸娘如此抵死不承認,還胡亂攀咬,說三叔父是為了外頭的女人和孩子,要冤枉三嬸娘,從而逼死她,讓她給外頭的女人騰地方,總之,鬧得很不像樣子,我父親把三叔給拉走了,我母親正陪著三嬸娘呢。」玉傾城一五一十都對沈卿瞳說道。

  沈卿瞳聽的也十分頭大,這叫什麼事兒啊?

  玉淮平知道了,不用說,肯定是玉芷萱去說的,這個玉芷萱也是沉不住氣,如此一來,可就全完了。

  打草驚蛇了,花氏有了防備,自然是死不承認了。

  而且就算是抓住了師太的短處,花氏也可以胡攪蠻纏,說一切都是玉淮平支使的,為的還是外頭的外室和孩子。

  「三嬸娘說這話,我都替三叔不值,三叔固然外頭是有外室,也有私生子,可從來沒打算過接回來了,否則那孩子都好幾歲了,早就接回來了,那女人不過是平民女子,即便進了玉家,也是做妾,如何能撼動三嬸娘的地位呢,她這就是胡攪蠻纏,故意推卸責任罷了。」玉傾城皺著眉說道。

  「這個,我們都知道,可是我們的卻是沒證據,能奈何?原本我還想著能慢慢找些證據的,可現在倒好,驚著了花氏,只怕花氏也有防範了。」沈卿瞳挑了挑眉,也覺得事情棘手了。

  「這二表姐也太沉不住氣了,我都說了,先等一等,可是她這一說開,全完了。」沈卿瞳說著不由得嘆氣。

  「二妹妹只怕也是太著急了,太生氣了,才會對三叔父說的。」玉傾城倒是能理解。

  「現如今,只怕三妹妹那裡不好交代,她若是無辜背上個克親的名聲,將來可如何是好啊?」這才是沈卿瞳最發愁的地方。

  「也是啊,三嬸娘哪裡鬧騰的比誰都厲害,她是慣會鬧騰的,這次咱們也沒證據,還不知道會鬧騰成什麼樣子呢?」玉傾城滿臉愁容的說道。

  「算了,先照顧好外祖母再說吧,怎麼也要等外祖母的身體養好再說,這才是首要大事,我去小廚房,看看讓廚娘準備一些清淡的飲食,明日一早料想外祖母也該餓了。」沈卿瞳也暫時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首要的就是先照顧好玉老夫人。

  只是沈卿瞳沒想到,只是這麼一耽擱,過了兩天的工夫,玉採薇被斷定為克親之人的消息,已經在盛京城裡傳的沸沸揚揚了。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而且花氏本身就想著大肆破壞玉採薇的名聲,徹底的斷了玉採薇嫁給宋長柏的可能。

  自然是大肆往外傳播了,加之她又被玉淮平打了一頓,心裡這口氣就更加的難以平復了,做事更是喪心病狂了。

  消息傳得沸沸揚揚的,加之玉老夫人的病情也慢慢的穩定了。

  沈卿瞳和玉傾城也是守了兩天,都累得不行,顧嬤嬤也好起來了,玉芷萱休息了一天一夜,也沒事了。

  所以綠綉和玉芷萱就來接替沈卿瞳和玉傾城了。

  這幾日,秦氏忙著處理花氏和玉淮平的官司,也沒空顧及這邊了。

  玉採薇幸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在房間里傷心,她也聽說玉老夫人自從她離開之後,身體就逐漸好起來了,連玉採薇自己也懷疑了,她是不是真的和祖母相剋,說不定,還真的是她衝撞了祖母嗎?

  玉採薇還不知道,外頭對她的傳言,畢竟當時那個
師太是等她走了之後才說的,而後來,玉採薇又將自己封閉在房間里,除了打聽了一下祖母如何了,對旁的事兒,她是一概不上心的。

  綠綉和玉芷萱在玉老夫人身邊伺候著。

  玉芷萱的涵養工夫到底不如沈卿瞳和玉傾城,看著就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玉老夫人精神好了很多,這幾日老是吃藥,睡著,然後吃東西,睡著,兩天下來,精神也養足了,並且覺得格外的有精神頭。

  看著玉芷萱就覺得玉芷萱肯定是有事兒。

  不由得問道,:「萱姐兒,你心裡到底有什麼事兒啊,索性給老身說說吧,不然你這來了一上午了,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老身看了都替你難受。」玉老夫人皺眉問道。

  玉芷萱連連擺手,:「沒事,祖母,我沒事,真的沒事。」

  「你自己去照照鏡子,看看你的樣子,分明就是有事,而且還是很大的事兒,說吧,到底怎麼了?老身雖然是病了,但是還不糊塗。」玉老夫人直接說道。

  她這幾天不知沒感覺到沈卿瞳和玉傾城兩個人背著她嘀嘀咕咕的。

  外頭的事情,雖然她沒有過問,但到底也覺得肯定是出什麼事兒了,否則秦氏這兒媳婦怎麼也沒過來請你,除了玉淮北過來了幾趟,玉淮安和玉淮平都沒出現,肯定是出事兒了。

  「祖母。」玉芷萱似乎是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

  「你快說啊。」玉老夫人催促道。

  終於玉芷萱似乎是下定了決心,才將事情全都哈盤托出了。

  綠綉本來想阻止的,可是看到玉老夫人威脅的表情,到底也是沒敢阻止,就任由玉芷萱都說出來了。

  玉老夫人一聽,臉色都變了,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玉芷萱,:「你是說,現在外頭都知道薇姐兒是克親之人,並且你父親和花氏也鬧得很厲害,花氏整日里都一哭二鬧三上吊,目的就是讓你父親給她道歉?不然決不罷休,寧死不屈?」

  的確,花氏所鬧騰的程度,的確是讓人覺得很奇葩。

   亂世妖妃傾天下 天天尋死。

  而且是真刀真槍的鬧著尋死。

  秦氏真的擔心一個防不住,花氏真的死了,所以更是一天十二個時辰都派人看著花氏,心好累。

  玉淮平那裡就鬧著休妻,不管怎麼說,就是一定要休妻,堅決要休妻,所以夫妻兩個鬧騰的是格外的精彩。

  玉淮安一開始還勸,都來勸不聽了,直接打,可打也不管用,玉淮平就是要休妻。

  「夫人還說,我父親養了外室,這樣就是為了逼死她,給外室疼地方,反正現在人人都在看三房的笑話了。」玉芷萱真的覺得丟死人了,父親和夫人這個鬧騰法,她都覺得抬不起頭來了。

  玉老夫人氣的心口處一陣抽痛,:「這一個個的,是要氣死老身啊。」

  老二如此不省心,好歹那對禍根母女去了,現在老三一家子又開始鬧騰了,真是要氣死她這把老骨頭啊。

  「你三妹妹呢?她在哪裡?怪不得這兩日也不見她,傾城丫頭和瞳姐兒還說薇姐兒太累了,一直都在歇著,原來是不敢過來見老身了,你趕緊的把你三妹妹找來。」玉老夫人催促道。

  「祖母,三妹妹最近都沒有踏出房門半步,只是讓丫鬟來打聽祖母的情況,別的一概不過問了,但是這面對三妹妹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兒啊,你可知道現在外頭都是怎麼說三妹妹的嗎?咱們家都議論紛紛的,也是幸虧三妹妹不出門,好歹才讓身邊的丫鬟瞞住了她,若她一出門,可就瞞不住了啊。」玉芷萱十分擔憂的說道。

  「也是,這孩子本就命苦,若是在知道外頭是怎麼說她的,能承受的住嗎?」玉老夫人也是擔心的要死。

  「可是咱們已經無力阻止了呀,家裡的流言蜚語可以下了封口令,可外頭的人呢,我真的不知道三妹妹如實知道了,怎麼能受得了啊?」玉芷萱說著,更是一臉的無奈和苦惱。

  「那個靜慧師太是什麼來路?」

  「聽說是圓凈師太的入室弟子,大伯母已經去調查了,可調查的結果,她沒有任何問題,平日里都跟著圓凈師太修行,口碑也不錯,就是不知道她和三夫人有沒有串通一氣。」玉芷萱咬著唇,狠狠的說道。

  現在靜慧師太那裡也查不出不妥來,事情真的很棘手。

  往後終究也是瞞不住的,還不知道怎麼對玉採薇交代呢。

  「你去找了你大伯母過來,家裡也不能叫他們這麼鬧騰啊。」玉老夫人皺著眉說道。

  「好。」玉芷萱才應聲去了。

  其實玉老夫人也很發愁,不知道這事兒該怎麼辦,她才不信那個**師太的話,只是她不信,不代表別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