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dy, Stranger!

It looks like you're new here. If you want to get involved, click one of these buttons!

“喂,你好 山口百合。”

<

div>“我是姚飛。”

  這簡簡單單的四個字,竟然讓百合呼吸一滯,心跳加速。

  “額……嗯嗯,我是百合。”

  那個叱吒風雲,那個舉世矚目,那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山口百合在這一剎那竟然結巴了,語無倫次,不知道說些什麼。

  “能出來聊聊嗎?”

  山口百合還沉浸在這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呢,答非所問:“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

  “想知道自然就知道了。”

  聽完姚飛這句話,百合終於恢復了正常的智商,像一個做錯事害怕家長髮現的小女孩兒一樣,心虛的往四周看了看,才繼續說道:“有事嗎”

  “能出來聊聊嗎?”

  “這……”山口百合知道,自從那次談話後,小島就已經注意到了姚飛,決定動他了,現在自己去見他,會更讓他危險的。

  電話那頭沒有說話,顯然是在等着百合的回答。

  想了想,百合竟然鬼使神差的答應了:“好!”

  “下午三點,大帝酒館。”

  掛了電話,百合好在兀自搖頭,自己這是怎麼了?整個人像着魔一樣,居然就這樣答應了!?

  小島那邊怎麼辦?不用調查就知道,自己房間裏的電話都被監聽了,那剛纔兩人的對話肯定被小島知道了,現在就坐等他派人來找自己了。

  果不其然,很快門口就傳來了敲門聲。

  “咚咚咚……”

  “進。”

  “百合小姐,會長找你。”

  果然啊。

  山口百合整了整衣服,站起了身子,隨着下人來到了小島辦公室。

  “坐。”

  “謝謝。”

  既然瞞不住了,百合索性就放開了,大方的坐在了沙發上。

  “姚飛剛纔找你了?”

  “嗯。”

  “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你們倆的事情,你既然鐵定心要爲了他違背誓言,我也不能拒絕,只好找人調查了他一下,畢竟你以後可是我們心口會未來的掌舵人,我自然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百合,你不會怪爺爺吧?”

  “哪裏?百合感激你還來不及呢。”

  “那就好,這一查不要緊,一查我可着實吃驚啊,來,看看吧。”

  小島說着,從桌上拿起了一份文件遞給了百合。

  百合接過文件,翻閱了起來:

  “姚飛,男,1995年11月29日出生,射手座。在南盟村長大,但六歲以後總是無故失蹤,曾一度出現在北非、中東、據推測他是加入了某個僱傭兵團隊,遠赴這些地方去執行任務。”

  六歲就開始當僱傭兵去北非那些亂地去執行任務!!?

  百合覺得這簡直就是毀三觀啊!六歲的孩子槍還拿不起來的吧?

  接着往下看:“據傳他身兼神州多門絕技,神州先秦時期七星盤剎龍絕學《息髓經》、大能者劍魔的《騰龍劍法》據傳都被他悉數學會。”

  “騰龍劍法?!”

  這下子百合可是更加吃驚了,別人不知道,她不可能不知道,因爲當時自己的師傅,也就是當今島國快刀流的創始人告訴自己,他窮悟了刀劍一生,有幾本祕籍是他認爲最神祕、同樣也是最厲害,最富有威力的劍譜、刀譜。其中就有這套《騰龍劍法》。沒想到居然在姚飛的身上。

  現在的姚飛,上面的情報推斷,他應該就職於神州某神祕部門。

  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他還是組織黑寡婦曾經揚言要保護的人!

  這個重磅可比剛纔姚飛六歲當僱傭兵,坐擁《騰龍劍法》更加驚奇!

  黑寡婦,神一般的人物,就連山口百合這麼優秀,這麼要強的女子都不得不承認,黑寡婦是一個無論從哪裏看都完美無缺的女人。

  不知道爲什麼,一聽到黑寡婦要保護姚飛,她的心裏就一陣的不舒服,覺得自己心愛的東西好像被搶走了一樣。

  “現在你還要堅持嗎?”小島剛纔一直在注視着百合,她那好看的眉毛一上一下忽閃忽閃的,但是並沒有表達出自己的感情變化。

  山口百合擡起了頭,如明亮星星一般的眸子直視着小島:“會長先生,你應該知道咱們民族的傳統吧?用神州那邊的話來說就叫從一而終,我不可能放棄的!”

  小島重重的嘆了口氣:“我早知道會是這樣,我也不勉強,你想跟他去就去吧,但是不要迷失了你自己。”

  山口百合點了點頭,沒再說話,邁步走了出去。

  大帝酒館。

  這是位於市中心繁華街道一處並不起眼的小酒館,門口掛着具有島國特色的大招牌,帝國二字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今天這裏的生意特別的好,只因爲下午三點左右來了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子。

   豪門債:總裁前夫放過我 女子一襲白衣,肌膚似雪,長髮如瀑布一樣柔順的貼在腰間,一雙明亮的大眼眸如黑葡萄一般,惹人憐愛。身材纖細,該胖的地方胖,該瘦的地方瘦,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於是,下午在帝國酒館就出現了讓人驚訝的一幕。

  一個美麗的女子對面坐着一個長相有些猥瑣的男子。而在他們的周圍卻是圍繞着一羣客人,明面上是在喝酒,其實都是在偷瞄山口百合,而且以大老爺們居多。

  山口百合絲毫不在意周圍男人對她
裸充滿愛慕和情慾的目光,這種目光她早就司空見慣了,所以並不怎麼反感。

  “怎麼想起來叫我來這裏了?”

  山口百合拿起了桌上的茶,用小巧的瓊鼻嗅了一下,然後輕啓朱脣,抿了一小口茶。

  姚飛感覺周圍男人的心在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

  不過這也怨不得他們,就連姚飛這種久經美女考驗的男生都有些把持不住。

  在他認識的一干美女當中,沒有一個人的容貌能夠超過山口百合,就連黑寡婦的容貌應該都比不上她,但是氣質卻是打個平手。

  一人如出事芙蓉一般清新、一人如妖豔的天邊煙火一般魅惑。

  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氣質都深深的吸引了他。

  想起自己接下來要乾的事情,姚飛不禁心裏一陣痠痛,他也說不上是爲什麼。按理說,自己跟山口百合是沒有任何交集的,兩人碰面也僅僅只有兩次。

  一次是在北歐小鎮的藥鋪店裏,還有一次就是在小島上邊了,那一次,自己還劫持了她。

  不過聽那個天龍老爺子說,在自己身中槍傷後,是她拿着療傷靈藥來救自己的。

  與共與私,兩人都沒有什麼大的過節,而且人家還是個萬里挑一的大美女,什麼錯誤都可以被忽略的。

  “想見見你。”姚飛搖了搖頭,想把自己從思考的情緒中走出來,心裏一直默唸着爲了國家、爲了人民。

  山口百合竟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陽光照了進來,她臉頰兩邊的酡紅讓此刻的山口百合更加的迷人、更加的讓人憐惜。  “謝謝了。”

  百合的臉在陽光下猶如熟透的紅蘋果一般,讓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嘿嘿。”

  山口百合想着自己臨走前小島對她叮囑的話:

  “記住,看看姚飛讓你做些什麼,最後你們在哪裏分開,有必要的話把他給我帶到總部來!”

  想到這兒,山口百合的臉色就差了很多,有些不高興。

  自己和姚飛之間好像沒有那麼純淨,而是在兩人中夾雜了一些其他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百合想到接下來是不是眼前這個男人就會說到正題,談一談關於心口會的事情。

  可是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姚飛居然問出今天第一個問題是這樣的:“你喜歡吃肉嗎?”

  “這……”百合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居然語塞起來。

  “不愛吃嗎?”姚飛瞪着那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着山口百合,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br/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